涉郭文贵 民族证券前董事长被查

 作者:浦妹椴     |      日期:2019-08-08 11:18:00
与身在海外的“红顶商人”郭文贵有关的河南辅仁药业董事长朱文臣被实名举报的消息刚刚传出,又一名与郭有关的企业高管被曝失联9月27日晚,大陆澎湃新闻报导称,当日晚方正证券公告表示,民族证券自2015年9月22日起无法联系到赵大建另据财新网9月25日报导,赵大建及秘书近日被公安人员带走调查,目前尚不知具体涉案情况 此外,腾讯财经《棱镜》栏目的最新消息是,与赵大建关联人的案子已经从北京专案组移交至某地方检察院不排除,赵大建的案子也将直接归入该专案组这昭示着赵大建被带走并非是仅仅协助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早年赵大建先后任中国人民银行总行机关团委书记、党委宣传部长、党委副书记,1994年1月至1999年8月任国泰君安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证券执行董事、副总经理,1999年至2004年任华夏证券有限公司临时领导小组组长、总经理在任职华夏证券期间,公司总资产、总利润和净利润分别下降37.2%、3348.72%和6289.6%,负债高达60亿元2005年经北京市审计局审定,认定赵大建应为华夏证券巨大亏损承担九大责任 然而,令很多人费解的是,在上述审计报告被递交到北京市政府和中国证监会的数天之后,赵大建却被中国证监会任命为民族证券公司的党委书记,主持全面工作2006年后又被任命为民族证券董事长,2011年又成为总经理是什么原因让赵大建不仅没有被惩处,反而继续予以重任?其背后靠山是谁? 在民族证券任一把手期间,赵大建与有着众多后台的政泉控股公司老板郭文贵有了交集,并将其引入民族证券2008年,民族证券当时的控股股东首都机场集团抛售民族证券股权,并设置了极为苛刻的条件蹊跷的是,政泉控股以16亿元的超低价格将民族证券股权纳入囊中,按其进入时受让股权时2.75倍的市净率计算,政泉控股此次受让价格与原有估值相差18亿元当时有媒体报导称,政泉控股控制人“郭文贵之所以能进入民族证券,是依靠赵大建的牵线”而在郭文贵入主民族证券后,赵大建的地位也没有改变 更为蹊跷的是,在政泉控股以超低价格获得民族证券控股权后,民族证券管理层随即以关联交易的方式给予政泉控股以“慷慨”的回报:从2011年开始先后以“预付购楼款”、预付房租等方式,向政泉关联公司盘古投资付出10亿元和7.5亿元资金,而在盘古投资无法交楼的情况下,依然任由对方将资金使用到此次并购前夕 除此以外,在2013年民族证券还以购买信托产品的方式,将8亿元投入郭文贵控制下的另外两家关联公司裕达酒店和裕达国贸,而此项信托产品的发行方,正是北大方正控制下的方正东亚信托有限公司 此后,方正集团与政泉控股为了争夺方正证券董事会控股权而决裂,进而对簿公堂,诸多内幕曝光方正集团董事长魏新、首席执行官兼董事李友、执行总裁兼董事余丽以及政泉公司方面也有多人被查,郭文贵在海外一直未归2015年初,方正与民族证券达成和解,方正保持住了控股权8月,赵大建被聘为名誉董事长 无疑,几个关键问题是,赵大建与郭文贵究竟是什么关系?赵大建的后台是谁?隐藏在郭文贵背后的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原政治局常委曾庆红的儿子曾伟,是否也与赵大建存在交集? 或许赵大建的后台可以从2005年的任命说起当时任证监会主席的乃是现任银监会主席尚福林,而他早年也在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与赵大建应该是旧识曾经海外有消息说,尚福林也涉嫌贪腐,若果真如此,赵大建与尚福林存在某种利益合作也就不奇怪了 很明显,赵大建的失联不仅是中共整肃金融系统迈出的又一大步,也是指向郭文贵及其后台的重要举措结合习近平访美达成的针对遣返逃犯的协议,近期连续针对郭文贵信息的释放,是否也意味着郭文贵被遣返回国也有了些眉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