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报参加炎黄作者恳谈 司马南喊冤 图/视频

 作者:秦栗     |      日期:2019-07-08 11:11:00
披露中共历史真相的文史类杂志炎黄春秋被夺权换血一个多月后,接管方以炎黄春秋杂志社的名义星期一在北京召开作者恳谈会主办方邀请了众多与炎黄春秋原来办刊宗旨向左的知名毛派人士,多家海外媒体对这一活动给予关注并作了报道但是,被报道受邀请的知名作家司马南表示,他并未参加这次会议,对会议主办者和炎黄春秋事件的情况也是一头雾水与此同时,炎黄春秋原班人马已向法院起诉接管方侵犯姓名权的行为 “炎黄春秋作者恳谈会”现场(微博图片) 针对一些外媒有关炎黄春秋作者恳谈会出席者中包括司马南等人的报道,司马南星期二对打电话询问的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他只是收到了一条来路不明的手机短信,邀请他参加活动,但是他对这项活动的情况既不了解,也不感兴趣,所以没有参加 司马南:炎黄春秋这件事情,网上有人说司马南去参加会了,事实上我没去有人在开会前一天晚上给我发了短信,但是这个人我不认识,我不知道他是谁,我从来没有参加过炎黄春秋的任何活动,他们没告诉我这个会是怎么回事,所以我就没去会议召开前一个小时,林治波(人民日报甘肃分社原社长)给我联系,说桌签都写了你了,你马上来我说不行,你们这会我又不知道背景,我现在这么正忙 司马南表示,他个人近期在言论方面再次受限,请他关注炎黄春秋的言论自由让他啼笑皆非 大家那么关心炎黄春秋的什么言论自由权问题,司马南的微博封了两个月也没人替我解禁,替我说句话,所以我现在的状态很不自由,我觉得很讽刺人家说司马南是大五毛,司马南替政府说话,我常常觉得很苦笑梁文道咱们文化圈子里很有学问的人,空口白牙在视频节目中说司马南移民美国,我三天两头移民美国,美国移民局不烦透了 乌有之乡和四月等左派网站撰稿人郭松民和李北方在网上上传了几幅会场照片照片显示主办方为被邀请的人士准备了座位名签,其中包括司马南和军内鹰派代表人物戴旭的名字,但是没有说明这两人是否与会 参加恳谈会的郭松民在微博上用毛泽东的诗词表达了自己的感想:“参加作者恳谈会,心情微觉异样,忽然想起毛主席的一句词:‘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由于这次会议的信息不够透明,中国国内媒体也未披露,外媒报道的与会者与实际出席情况有出入这次会议究竟有多少人参加,被摆放座位名签的被邀请人究竟谁出席谁未露面,以及会议进行的情况和讨论内容等,均无从得知 李北方在微博上证实司马南没有到场美国之音记者致电郭松民的经纪人王女士并发去短信,请求介绍相关情况,但是截稿前没有得到回复 本月早些时候,已经宣布停刊的炎黄春秋月刊意外出版发行了今年第8期,但是其内容质量和文章风格与先前迥异,被批评者讥为山寨版 炎黄春秋编委、资深媒体人李大同:当然没有了(指未经原杂志社编委会同意),他们(接管方)就是欺世盗名,让读者觉得班子没怎么换,还是原来这些人,实际上完全是一本伪刊,都是为了蒙骗读者,还是在那里给你瞎安个头衔,好像你还在这个杂志,实际上完全是假的,何况他也没有权利任命,《炎黄春秋》和他不是上下级关系,这是两家平等签署协议的他用黑客手段接管了炎黄春秋的网站,他自己在网站说第八期照常出版,然后就出了这么一个东西,质量毕竟是不堪,竟然有一个人同时发表三篇这种丑闻,他还好意思打着《炎黄春秋》的旗号,不知天下有羞耻二字 星期二,炎黄春秋杂志社领导班子7名主要成员向朝阳区法院提交姓名权被侵犯的起诉材料,要求法院责令被告道歉,并向赔偿每人一元人民币的精神抚慰金法院告知7日内决定是否受理 7月中旬,改革派刊物《炎黄春秋》杂志社管理层遭主管单位撤换、杂志社被派人占领、网站后台密码被更改,社长杜导正宣布杂志停刊同时,该杂志社向北京市朝阳区法院提起诉讼,指主管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单方面撕毁协议,但被法院拒绝受理炎黄春秋副社长胡德华(已故中共总书记胡耀邦之子)7月下旬从国外回到北京后,出面要求占据杂志社数日的外来人员离开 美国之音新近获得的几段当时拍摄的视频显示,胡德华对面前一名着蓝色体恤衫的男子呵斥道:“你给我走!你给我走!”对方一脸尴尬无言以对 7月26日是企业交税最后一天,胡德华陪同财务人员到杂志社做财务报表,被强占一方堵住大门,他就在大门口接受多家外媒采访进入杂志社办公楼后,又有多人堵住财务室门胡德华对强占者说:“我们每一分的财产都是靠我们辛勤劳动挣来的,我们给国家纳税,是遵纪守法的企业,办公室是我们的,你们有什么权利进来?拿出证件给我们看” 双方激烈争执期间,警方人员到场查看,但是并未采取行动 种种迹象显示,尽管这份杂志有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之父习仲勋“炎黄春秋办得不错”的亲笔题词,以及所谓“八不碰”的选材戒律,中共高层仍执意阉割这个当前在中国大陆唯一敢言的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