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举世无双创举 地震灾区成旅游景点

 作者:汪偻     |      日期:2019-08-08 08:05:00
  映秀镇灾后重建规划已经初步完成,相关的建设正逐步展开   络绎不绝的游人来到5.12大地震震中映秀镇参观凭吊   中共中新社报道:一场毁灭性的大地震让中国四川西部本不知名的小镇映秀因遭受灭顶之灾为世界所瞩目在灾后重建的规划中,该镇将巨大的灾难化为巨大的机遇,将建成吸引中国乃至世界各地游客的著名旅游景区   中新社报道称,作为该场大地震震中的映秀,可谓遭受灭顶之灾,只有1.2万多人的镇区死亡数千人,几乎所有的房屋都倒塌,其惨状引起全世界的关注时间已过去近一年,该镇的各项基础设施正快速恢复建设,灾区民众都满怀信心地进行家园的重建   在镇区所在的渔子溪村党支部书记蒋永福临时搭盖的家里,几个村干部正在商讨着村民房屋重建划桩的事该村269户人家的房屋仅一户没有倒塌但在地震发生时,全村民众同心抗震救灾,被中共中央组织部授予“震不垮的战斗保垒”   灾后重建,该村也不落人后蒋永福用他地震后刚学会的电脑操作技术演视了天津大学规划设计院为该村所做的灾后重建规划未来一两年内,该村将建成地震遇难者公墓、地震遗址公园、地震遗址观景平台、地震纪念馆、地震纪念广场       “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即将一周年,加上五一假期临近,且四川政府早前发起“感恩旅游”计划,也引来大量游客涌入灾区有游客在灾区遗址上吵闹喧哗、兴奋拍照,且出言不敬,引起灾区群众的强烈反感   中共香港《文汇报》报道,在四川绵竹汉旺镇汉旺广场,这里的“四面钟楼”,永远定格在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吸引了不少游客拍照作为地震遗址保留相对完整的区域,这里已被列为地震遗址公园 见废墟像发现新大陆   随着游人的增多,这里近日常能看到满街拿着相机的路人道路两旁裂开的居民楼,废墟中掩埋的一只拖鞋,一只在碎砖中跳出的猫,一切凋零的记忆,都进入他们的镜头一名戴太阳镜的女游客兴奋地告诉身边同伴:“哎哟,比电视上惨哪!帮我拍张照!”对此,当地人望着她,眼神里充满愤怒与鄙视   对此,心理专家劝诫:重回灾区不要给灾区人民带来再一次的伤害协和医院心理专家刘昌勤介绍,心理二度创伤的“关口”即将到来一方面,受到在地震中失去亲人、术后肢残影响;同时,受到参与救灾的医护、消防、武警人员再回现场的影响;种种创伤积累了一年,灾区的这些人可能会进入心理危机的爆发期 勿再创伤灾民心理   她介绍,处于心理发育期的肢残青少年始终需要重点关注当他们进入健全人的生活圈子时,往往较为敏感,很难融入失去亲人的成年人,消化失去至亲的悲痛,时间也往往比想象的长她说,前往灾区的人,请千万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给灾区人民带来更多伤痛   游客的不敬之举也引起众多网友们的批评有网友说:“假如他家也在地震中失去亲人,想到脚下还埋着他的亲人,看他还兴奋得起来吗”“地震灾区作为遗址保留下来,不是为了让后人在这里游玩的时候寻欢作乐,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而是让我们悼念地震中离开的人们,本来严肃的事情怎么可以如此兴奋” ************************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在回答汶川大地震死难学生数字时,四川省政府负责人给出的答复是,迄今仍不能确定不能确定的原因,则是难度太大,“涉及很复杂的工作和过程”   巨灾之后,宣布一个人的死亡或失踪,的确涉及较为复杂的程序但,是不是难到了如此地步,竟至三百多个日日夜夜过去,竟至祭日将临,仍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却是大可玩味   艺术家、北京奥运会主场馆“鸟巢”的设计顾问艾未未(诗人艾青之子)就不畏“复杂”他通过网络线索,对地震重灾区域进行了实地走访调查,并将调查结果公布在自己的博客上到2009年3月28日下午6时,他查证并公布的死难学生名单,已多达3309人,名单中,学生姓名、所属学校班级、家长姓名、家庭联系电话,所有关键信息一应俱全   艾未未能做到的事情,堂堂地方政府做起来能有多难毋庸置疑,地方政府的绝大部分精力要用到灾后重建、安抚生者等工作上但最近几则报道,却看得人心里五味俱全新华社3月27日发自成都的消息说:“备受各界关注的北川国家地震遗址博物馆整体设计方案已经出炉,(地震遗址博物馆)最快将于今年下半年开工建设”   稍早,《天府早报》3月23日有关该方案的报道说,北川国家地震遗址博物馆控制面积为27平方公里,整个项目投资估算约为23.45亿元无疑,这是一个气势恢弘的工程:“4年后,一个由北川中学遗址、北川县城遗址、唐家山堰塞湖等知名地震节点组成的北川国家地震遗址博物馆将与世人见面,届时,坐空中索道,就可直上唐家山堰塞湖……”   而去年6月6日,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在宣布地震遗址博物馆已两度论证的消息时,特别强调:地震遗址博物馆不是旅游场所,它是保持历史记录的文物,也是供人们凭吊、寄托哀思的一处纪念地但现在的整个方案设计,基本上就是以旅游为主题的创意   上述方案理直气壮地指出:地震遗址博物馆景观是由点、线、面组成的山、水城景观系统,具体可分为周边山体景观面、县城遗址景观带、龙尾山景观带、堰塞湖景观带等   方案宣布:“考虑遗址博物馆对地区发展带动作用,建议拓展遗址博物馆的直接影响区”为此,方案专门设计了东南西北四个入口、东西两条“蝴蝶状”的环线,以融入四川旅游网络所谓“2小时游线,4小时游线,6小时游线”的宏图,亦联翩展开   如此,则博物馆落成之日,很可能就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清明灾区图揭彩之日,应不难想象   遗址博物馆某种程度的异化,已是显而易见600万犹太人死于奥斯维辛,这样的人道灾难,难道不比汶川大地震更震撼但世上何来奥斯维辛景观带无论以奥斯维辛集中营旧址为主体的殉难者纪念馆,还是耶路撒冷的哭墙,都那么简朴,那么内敛,然而丝毫无损庄严和神圣,足以寄托后人哀思   就算没有跑冒滴漏,23亿元都严格用在遗址博物馆上,其铺张,其浮华,其轻佻,也是让人难以接受的把苦难商品化、娱乐化,遗址博物馆的这种异化趋势,本质上是对生命尊严的轻忽   从这种对生命的轻忽,就不难理解,公众何以到现在还不清楚统计死难学生数量的工作进度如何为此投入了多少人力物力,已经做了哪些具体的工作近期中期还打算做哪些工作到底哪天给公众一个郑重的交代这方面有没有规划公众都不知道   更何况,学生都是成建制的,各级学校,各级教育行政部门,都有完整的学生花名册以现代信息传输和甄别手段,从头查起,原本不是难事,何至于始终只能含糊其辞在过去,自然灾害死亡人数系国家机密,但国家保密局、民政部早在2005年就决定,自当年8月起,对全国及省、自治区、直辖市因自然灾害导致死亡人员的总数及相关资料解密在强调政府信息公开之当下,如果是故意掩饰有关信息,实在说不过去   如果连起码的程序都付诸阙如,只抽象地强调一个“难”字,而利用地震灾难开发观光旅游却搞得轰轰烈烈,如此行事,于大地震一周年即将到来之际,如何告慰包括遇难学生在内的数万罹难同胞的在天之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