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嘴八舌“黃永玉的文學行當”——《無愁河的浪蕩漢子·朱雀城》專家論壇一瞥

 作者:胡母尤骏     |      日期:2019-07-08 09:10:00
新華社北京5月18日電(記者周瑋)文化大家黃永玉不止一次說:“文學在我的生活裏面是排在第一的”他這樣談自己的創作體會:“文學讓我得到了很多的自由”     在“黑畫”貓頭鷹、滿塘荷花、一枚猴票、一個酒鬼瓶之外,已經完成了第一部的長篇小說《無愁河的浪蕩漢子》正在成就這位文化大家的另一個傳奇     《無愁河的浪蕩漢子》是作者漂泊一生的人生傳記,計劃寫作三部,現已在進行第二部“八年抗戰時期”的創作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剛剛結集出版的第一部《朱雀城》是黃永玉花費60年時間精心雕琢的關於湘西、關於一座城池的長篇小說     5月17日在京舉行的長篇小說《無愁河的浪蕩漢子·朱雀城》暨“黃永玉的文學行當”專家論壇上,一眾文學批評家和作家的解讀、感懷,讓我們對這部著作更多了幾分好奇與期待     (小標題)青春任性     文學評論家李敬澤:如果一個人活到幾十歲,我覺得他基本上就像是“都教授”一樣在黃先生眼裏,這點歷史真的那麼遙遠嗎或者這點歷史其實是小事,真正留下來的是山河、歲月……     我們能夠看到他的一種青春的狀態,一種任性、一種才子式的放縱,想怎麼著就怎麼著,孩子一樣的任性,這個是特別特別可愛的     至少我們可以肯定的是,《無愁河的浪蕩漢子·朱雀城》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一本財富書別人沒法學,學不來,只能是這樣讓我們欣賞     (小標題)關於醒悟     文學評論家楊慶祥:90歲的黃永玉寫出來一個像19歲、29歲、39歲這個年齡段寫出來的作品這不僅是他個人的重要作品,也是我們這個時代、甚至是整個中國現代史上一部非常重要的作品     從我個人的角度,它是一部關於醒悟的小說,是站在90歲這樣一個階段回望自己的前世今生,這裡面有一種對生命本真的成熟與熱愛還可以有一個更高的或是另外的理解路徑,即是從歷史中醒悟     (小標題)百年悲憫     作家韓少功:特別驚訝的是他寫作的姿態完全是天馬行空,無法無天,撒手撒腳,他完全不管任何文學的定規,這樣的東西完全就是由著自己的性子來,沒辦法用傳統的小說技法的東西衡量他和規範他     前不久,我們祭奠一個拉美作家,就是《百年孤獨》的作者黃先生的書也可以叫《百年悲憫》,作者不是隨隨便便開玩笑的人,開玩笑是表面的姿態,內心是非常有同情心、非常溫情的,有非常柔軟的心靈      (小標題)回到鄉愁     作家梁鴻鷹:現在流行一個詞叫鄉愁黃先生這個作品是想我們挽留的一種鄉愁的表達我們要找到屬於我們的根,找到我們跟這個國家的關係,是從鄉愁開始的     他的作品為我們敲響警鐘:回到過去,回到自己的鄉愁,回到自己跟這塊土地的聯繫,讓我們的生活慢下來,細緻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