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中行副行长:金融系统性风险已经非常突出 列三大攻坚战之首(图)

 作者:长孙焱矶     |      日期:2018-03-05 16:02:24
9月5日,在「金融小伙伴」和「如是金融研究院」联合举办的“2018金融新青年孵化大会”上,原中国银行副行长王永利出席并发表主旨演讲他从货币投放的结构观察了整个经济社会的变化,他表示,回顾过去40年,我们对货币金融的认知远远不到位,中国的货币供应结构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王永利介绍,中国经济从2012年左右开始进入下行周期,2015年之后,金融稍微滞后;并且,随着国际国内经济形势的剧烈变化,金融系统性风险问题已经非常突出,防范重大金融风险从去年起位列国家三大攻坚战之首 王永利表示,首先,2000年以来中国主要是靠央行买外汇储备、投放基础货币,短时间内,大量的低成本货币投到了社会上2014年起,央行的外汇账款急速下降,但货币总量却不断扩张从2015年到现在,央行的外汇储备减少了近6万亿,而货币总量大概增加了45万亿值得注意的是,这50来万亿的货币不再是之前买外汇投出来的,而是用贷款的手段获得的 “商业银行的资金不够,大量的资金是从央行拆借的,中小微企业融资成本越来越高”王永利说,一个整体的环节是,央行给大银行,大银行给中小银行,中小银行给非银行机构,转了好几圈,等钱到中小微企业时,成本得到了上升 第二,我们连货币是什么都已经讲不清楚了比特币等网络虚拟货币出现后,什么是货币已经没人说清了货币在人类历史上发展了几千年,从最原始的实物货币到金属货币到纸币再到今天的信用货币,甚至还在不断演化 王永利认为,从表象看,货币的剧烈变化,从有形到无形是一个裂变,随着货币的发展,特别是纸币出现后,人们逐步发现货币的重要性越来越大,功能越来越多,但是货币最基本的职能是价值尺度 “如果货币失去了价值尺度,整个社会的交往就会乱套”王永利说,“要发挥价值尺度的功能,最基本的要求是货币币值的相对稳定,理论上就是要让一个国家的货币总量,跟该国主权范围内法律可以保护的可货币化的财富总规模对应” 他认为,需要利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对货币进行控制,并且在适当的范围内,把握一个度一旦突破了度,货币出现了剧烈的贬值,大量的底层人员活不下去的时候,就可能出现暴动 此外,王永利还认为,加密货币不可能成为真正的货币,不可能颠覆法定货币,加密货币只能是商圈币,在一定范围里面运行同时,全新货币体系下的数字货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