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國神社是什么

 作者:仪饥     |      日期:2019-07-08 11:09:00
   新華社記者楊汀     對幾代亞洲人而言,“靖國神社”實在是一個能輕易攪起萬千情緒的特殊名詞     在中韓等亞洲國家民眾眼中,它就是日本右翼和保守勢力否認侵略歷史、美化醜惡戰爭的代名詞從日本政客嘴中,又總能聽到參拜靖國神社“祭拜捐軀英靈,無關歷史態度”等種種說辭     黑白鏡像之間,靖國神社究竟是什么走進這個日本“無冕”國家級神社這個獨特存在,感受到的,是一種荒謬的諷刺意味,和隨之而來無邊的壓抑氛圍       (小標題)軍旗之下的招魂社     靖國神社在日本是何等地位外苑的大鳥居(神道教中分隔神和人居住的地方的標誌)前,有一塊刻有“靖國神社”四個大字的石碑據《靖國神社百年史》記載,因駐日盟軍總司令部禁令,靖國神社才削去石碑上部原本用來展示神社級別的“別格官幣”字樣,算是取下國家級神社的冠冕儘管如此,其“無冕”地位依然存在     神社本殿前挂著繡有皇室標誌的16瓣菊花的白色帷幕,逢天皇使節前來或首相等高官參拜時會換上象徵高貴的紫色帷幕,其政治意義不言自明     本殿左側旗桿臺豎著日本國旗,旗桿上並未使用西元紀年,而是使用即便在右翼中也只有極右翼才使用的“皇紀”年號     更特殊的是,靖國神社自始至終與日本軍方有著緊密聯繫據《靖國神社百年史》記載,靖國神社最初就是以“東京招魂社”身份建立,是當時唯一隸屬日本陸軍和海軍的神社舉行祭祀時並無專門神官,而由陸軍省官員主持,由此可見一斑     “靖國神社”石碑前的石獅也大有來頭石獅由日本藝術院會員後藤良在二戰期間開始雕刻,因日本戰敗而被擱置,後由另一作者完成遠東軍事法庭審判時日方律師團副團長、東條英機的主任律師清瀨一郎將其買下在其就任眾議院議長6年後,他於1966年將石獅捐予靖國神社     石碑背後的神社第一鳥居也有故事據“大鳥居重建事業委員會”的銘板記載,1943年戰事吃緊,日軍製造武器所需的鐵不足,原鳥居建築與神社內其他部分物件一起被撤下,充作軍需據說,此舉背後脫離不開宣傳目的——在日軍已顯頹勢之際,日本政府動員民間將鐵器提供給軍隊,而靖國神社以其特殊地位自然“身先士卒”       (小標題)美化戰爭的祭祀地     日本政要參拜靖國神社的新聞總能立即激發亞洲近鄰強烈抗議面對昔日戰爭受害國的憤怒,日本政客卻常輕描淡寫辯稱,“靖國神社只是日本神道教鎮魂慰靈的場所”然而,這座地位崇高的祭祀場所內,卻處處展示著與戰爭緊密相關的符號     常有“靖國神社供奉甲級戰犯牌位”的說法,其實靖國神社裏並無牌位,只有被稱為“靈璽簿”的名簿,其中包含1978年10月被合祀的東條英機等14名甲級戰犯     靖國神社第二鳥居旁,兩隻大石燈籠基座部分各有一圈浮雕,描繪著“日清戰爭到滿州事變期間的主要戰爭”、“日清戰爭黃海會戰”、“明治38年滿洲軍總司令官兵幕僚奉天入城式”、“日中戰爭上海附近的空中戰”、“日中戰爭炸彈三勇士”、“台灣鎮定”(鎮壓台灣原住民起義)等戰爭圖景,還曾被印為明信片發行在這些被刻意凸顯為日軍“壯舉”的畫面中,又怎麼看得到亞洲千千萬萬被侵略民眾的血與淚     神社本殿前最後一道鳥居的捐贈方恰是叫囂修改歷史教科書的“新教科書會”的母體“日本會議”鳥居旁的木制櫥窗內每月輪換展示戰死日軍軍官遺書     1965年,靖國神社要求主管祭祀者候補名簿的日本政府厚生省提供包括東條英機在內的12名甲級戰犯的資訊作為祭祀候補,厚生省相關部門未報厚生省層面討論就在1966年將資訊提供給靖國神社於是,在靖國神社“靖國的神靈們”遺影室內,並非戰死的東條英機就以“昭和殉難者”的身份得到彰顯,頗具諷刺意味       (小標題)錯亂歷史的宣講所     靖國神社內角還有一處不得不說的所在——遊就館     其命名出自荀子名言“君子居必擇鄉,遊必就士”,始建於1892年,堪稱兜售“靖國史觀”的集散地     觀其歷史陳述,刻意為之的混淆是非之說比比皆是:“日本本是遠東小國,之所以能生存下來,不受歐美列強的脅迫,都是因為這些拼命為國而戰的英靈”“(九一八事變前)不用說支那軍隊,一般民眾的侮日態度也極端強烈,我們(日本)的官民都生活在悲憤的淚水中”“愛妻子和孩子的日本軍人絕對不會在海外從事掠奪等殘暴行為”     尤為值得注意的是,日、英雙語解說詞,內容卻有重要差別一些容易引起美國反感的說辭在英文版本中均被省略,或在2007年修改時被刪去     和其他日本古跡或觀光場所不同,此處尋不著中文或韓文的解說詞、導遊指南令人怒極反笑的是,日本右翼論壇上竟出現要求遊就館製作中韓文資料的言論,稱之為“傳達正確歷史”之舉,簡直倡狂至極     訪客之中,明眼人並不少遊就館留言簿上,一段署名“J·D”的英語留言如是說:“我感到非常悲傷,為日本和日本人的歷史觀感到擔憂對軍國主義歷史的美化,